从南航急救门到日本的救护车

南航急救门到日本的救护车

 

2010年到日本,2011年获得日本的执业医师资格。一直工作在医疗的第一线。看到了“南航急救门”的报道深感中日急救系统的差距。

首先日本的救护车是免费的。日本的急救电话是119,和日本消防署是同一个号码。接到急救电话后救护车不分国籍,人种和税收负责搬送到医院。如果是更加紧急 比如心梗,需要长时间搬运等情况,白天可能出动急救直升机(Doctor Heli)。急救直升机当然也免费。

医院也有自己的救护车。不管是公立医院还是私立医院,如果没有特殊的情况,医院不收转院的费用。

还有一部分商业化的“救护车”是需要收费的。比如出院时需要坐轮椅,一般的出租车没有足够的空间。“介护出租车”,“福址出租车”等专门提供这方面服务。费用的话根据距离,是否有医护人员陪同等有不同的费用。

 

    因为救护车免费,日本也存在救护车的过度使用问题。但总体上来说日本的国民素质很好,不是大病大痛基本上能自己打车就自己打车。因为医疗资源有限,在中国让救护车免费不怎么现实。不仅国民素质没有达到国外的标准,国家也不可能解决这么大的经济负担。引入商业救护车固然能补充医疗资源,但是更重要的是要有配套的标准和有效得管理制度。救护车的问题不是现在才有,但是为什么现在才被重视?因为我们找不到投诉的对象,也没有投诉的途径。

 

    其次日本的急救车基本上没有医生,都是急救队员。上面讲到过日本119和消防是同一个电话,消防队员客串急救队员。当然也不是所有的消防队员都能够客串,需要获得“救急救命士”的资格。因为不是医护人员所以只能做除颤,插管,输液等有限的处置。但是可以遗憾得说即使这些有限得处置也比大多数国内的随车急救医生做得好。

    据我了解中国没有这方面的资格认定。其实医疗资源有限,完全可以让我们的消防队员学习急救的相关知识。他们出动的速度可能还要快过我们的救护车。很遗憾我们的救护车的速度还太慢了。中国的急救体制和国外不一样,需要政策和制度上的调整。我们医生总体上还不足,仲有更充分得利用现有的资源,才能解决看病难的问题。

    

    最后是医生的问题了。因为种种原因我选择了出国行医。我在国外行医几年,最深得感受不是国外的技术比国内好。国外能做的治疗绝大部分国内都能做。我感触最深的是互相信任的医患关系,和一个人人平等的就医环境。一天晚上我值急诊班,急救车送过来一个腹痛的患者。打开病例一看本地最大银行的董事长。当时我才是获得行医执照的第二年的小医生。我赶紧联系上级大夫问一下是不是换个高级别的医生处理。上级医生只是说他是一个病人,我会确认你的处置。最后这位董事长住院了,希望能要个单间。虽然有单间都优先给了重症患者,他在多人间住了两三天才转到单间。当然也没有主任查房,院长出面看望这样的狗血剧情。在国内这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国外的患者很信任医生,即使像我这样说着蹩脚日语的外国小大夫。我们的医生总体上来说是好样的。因为我们不仅做着和国外医生一样的工作,却承担了比国外医生更大的风险。我们国家是发展中国家。啥叫发展中国家?把钱用来发展叫发展中国家。这部分钱包括了我们本来可以看病的钱,钱都用来发展了,看病都得自己掏了,就看不起病了。 医生也可怜担着一样的风险,做着同样的事情还有可能被人骂。再崇高的思想,再崇高的职业没钱都白搭。

 

    国外像做什么检查,像做什么治疗都是主治医决定的。日本是DPC制度,得什么病交多少治疗费都是固定的。患者不会因为用了新药多交钱。所以最新的药物,最新的治疗普及得很快。  国外的医生(可能只是日本的医生)一个个都是工作狂。我在循环内科轮转的四个月教育我的医生基本上每天7:30上班,晚上10:30下班。周六9点上班下午5点下班,周天上午9点下午12点下班。中午没有休息,刚咽下饭就马上工作了。跟在后面当学生的我不能比老师走得早,是我在日本最累接近地狱的一段时间。也是我收获最大的一段时间。以致于自己以后觉得不工作到晚上9,10点钟就像在偷懒。因为医生的办公室都在一起,基本上所有的医生都工作到晚上7点。外科医生手术不做完没有下台吃中午饭的习惯,内科医生出了门诊基本吃饭都得到下午2,3点。

     当然日本的医疗制度也有不好的地方。在中国各个医院,各个科室都在抢病人。在日本各个科室都在推病人,当然能退掉的患者很少。日本的医生接受的都是精英教育,各个科室普遍缺少医生。(日本每10万人口的医生是226.5人,中国每10万人口的医生是182人)医生的数量不能保证只能减少病人的数量,往门诊推,往开业医那边推。小病小痛住不了院,和中国一样想要住院也不一件很容易的事。

 

     日本的医疗,急救有中国不能相比的优势,也有自己的不足。它山之石可以攻玉,特被是把消防和医疗系统结合起来,能够更有效得利用现有的社会资源。

 

 

编辑 AbroadMD